土里埋牛角,生物动力法是科学?还是黑魔法?

2020年03月26日0537


生物动力法,被称为巫术式的科学,围绕着它的总有着许多玄而又玄但又栩栩如生的真实现象。崇尚自然界生命间的互动,强调人与自然所能建立的有机关系。在生物动力法的学科中,任何生命体都拥有灵魂并且能够拥有感知,不论天上的飞鸟,或者树边刚缓缓飘下的落叶,都是需要我们人类用心维系的自然关联。
此学科问世以来便争议不断,很多专业的葡萄酒媒体为了避免争端都对生物动力法避而不谈。我们不妨听听一些亲身实践生物动力法的酒界大腕儿们对于支持生物动力法的说法:

 

罗伯特·帕克

(Robert Parker)

帕克于葡萄酒届向来具有高度话语权,但凡他点评过并获得高分的酒庄或酒款,都是人们趋之若鹜竞相购买的风向标。帕克非常欣赏并赞美用生物动力法酿制葡萄酒的葡萄酒人与葡萄酒庄,他自己在美国Oregon的酒庄Beaux Frères也一直沿用生物动力法而出产葡萄酒。

杰西斯·罗宾逊
(Jancis Robinson)

葡萄酒届最知名的女酒评家当属杰西斯,作为大师级葡萄酒品酒师与酒评人,强烈认可生物动力法酿制的葡萄酒。她曾公开发声,回击对此的质疑者:“如果生产者满意于生产结果,即时略微玄妙,但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你给我解释下,为何不该让他们继续探索?”在品评中,她也表示,即使在盲品时,也能感受到生物动力法酿造葡萄酒的活力与生机勃勃,并且他们都有共同的特点是:拥有纯粹的果香与风味。

 

奥贝尔·德维兰
(Aubert de Villaine)

勃艮第罗曼尼-康帝庄园(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的联合庄主,酒庄目前的管理者。“于我而言,‘Climat’只有通过生物动力法才能有效地展现,土壤与葡萄藤,正从这种哲学中得到完美诠释。精致与细心栽培,才是一切的核心理念。极其细微的变化,有机方式才能实现,这样我们才能够得到超乎葡萄酒本身成熟度的细腻感与通透感。”

 

安娜-克劳德·乐弗拉维
(Anne-Claude Leflaive)

勃艮第顶级白葡萄酒生产商乐弗拉维酒庄的女庄主。“当年,我曾对自己说,如若7,8年内不能把酒庄打造为生物动力法酒庄,那我就卸任离去。感谢我父亲给予的支持,虽然初期,酒缺乏优雅精致,然而幸好我们有耐心以及勇于尝试的勇气。直至96年,我们才产出质量完美的美酒。在一系列的对比酿之中,我们绝对可以证明,生物动力法产出的酒,像矿泉水一样清澈纯净。”

 

让-巴蒂斯特·莱卡永
(Jean-Baptiste Lécaillon)

香槟区名庄路易王妃香槟(Louis Roederer)首席酿酒师。“生物动力法不仅尊重自然,接近自然,更是回归最传统的培育方式。一切都非常自然,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工作繁重,心思却富足。这一切的一切,形成了一个非常和谐统一的画面,并且使酒变得与众不同,酿出的酒确实更具有个性。生物动力法是风土最完美的表达,感受自然,越亲近,越美好。”

 

“生物动力”已经在众多酒界大腕与精英酒庄间盛行起来,生物力种植法虽是针对所有农作物提出的,但发展至今,对葡萄酒业的影响却最深远施行自然动力种植法的酒庄比例虽然不高,但大多是精英酒庄,尤其是许多知名产区的名庄,比如全球酒迷都梦想能喝上一口的、最珍衡昂贵的侯马内一康帝,全是以此法耕作酿造的。从西方理性科学的角度来看,生物动力法的“农法”比较近似迷信或巫术。但是,将自然动力种植法应用到某些酒庄的葡萄园里,却似乎颇具效力。许多酿酒师虽不相信占星学,却为“生物动力”的成效所说服。

 

生物动力种植法由奥地利哲学家鲁道夫·斯坦纳(RudolfSteiner)创立,1924年,他在奥地利的考博维茨(Koberwitz)庄园为农民举行八场演说,针对当时农业所面临的问题,首度提出生物动力种植法的理念演讲的内容在次年被编印成册,成为此农法的理念基础。

 

生物动力种植法也被视为人智学在农业上的应用。演讲之后不到十个月鲁道夫·斯坦纳就过世了,他在演说中所提到的许多观念比较像是哲学或宇宙观,而非实际的种植方法。


在鲁道夫·斯坦纳后,一些跟随者开始从种植经验中归纳出可实际应用的种植法,其中包括德国人玛丽亚·图恩湖( Maria Thun)所编制的《自然动力年历》。

 

占星学相信星体与黄道十二宫和世间诸事皆有对应,植物的种植或播种,以及其他农事的施作时间,如果能依据星盘及月球与地球的对应关系,挑选最适合的时刻来进行,必能使植物的生长更顺遂。月球是离地球最近的星体,相对于其他行星,对植物的影响也最关键。当月亮进入火象星座时为“果日”,最适合采收葡萄或种植水果类的植物。土象星座,如处女、摩羯和金牛座,则对应于植物的根部,如犁土或种植番薯、芋头等根类植物时最好选择月亮在土象星座时的“根日”。水象对应植物的茎和叶,风象则对应植物的花。

 

实行生物动力种植法的酒庄进行各项农事的时候,会参考这份每年更新的农事历来安排耕作,不过在实际运用中并不一定完全遵循以采收为例,火象的果日虽然是最佳采收时机但有些酒庄的采收期长达一两周,无法在两到四天的果日采完,如果等到下一次的果日再采葡萄可能过熟,所以酒庄可能会在风象的花日采收。也有酒庄认为在土象的根日采的葡萄会有比较内敛的个性,并不一定不好。有些酒庄偏好在果日装瓶以保有最多香气,但也有偏好根日的酒庄希望在酒比较沉静的时候进行装瓶也有酒庄依据年份特性决定在果日还是根日装瓶。

 

除了应用在种植、酿造上,这份年历也被用于确定品尝葡萄酒的时机,如果月亮绕行黄道对植物产生影响,那就也可能对葡萄酒的风味产生影响。玛丽亚·图恩湖甚至建议在花目日品尝葡萄酒,而要避开根日、叶日这份年历也标出了月球轨道与黄道面相交的月结点,此时无论月亮进入哪一宫,都不适宜进行任何农作。

 

新月到满月这段时期,常被认为是植物体最强健也能对抗疾病的阶段,此时适合进行会降低树势的农事,如剪枝、采果等自然动力种植法将植物视为一个生命体,所以农事的重点在于强化植物本身的生命力,而不是外在看起来是否茂盛健康。植物染病并非植物体本身的问题,而是环境,对土壤造成伤害的化学农药与肥料,必须完全舍弃,选择蓍草、春日菊、荨麻、橡木皮、蒲公英、柳条、牛粪及硅石等自然物质。有些配方需经过发酵转化,而且通常在动物的器官中进行。如最常用的“500”的制剂,将牛粪装入牛角中再埋到土里进行发酵来年在挖出来等。

 

即使看似匪夷所思,深奥玄秘,然而却令葡萄酒界讳莫如深,莫衷一是。既然能够与自然更亲密的共存,以纯净打造出更精致的好酒,我们为什么不往这个方向而努力呢?

总之生物动力法坚持的重点原则如下:

1.不添加任何化学肥料与人工合成剂,不使用化学杀虫剂与除草剂等。

2.自然万物皆有灵性,动物将灵性传给植物,植物有所感知后,再将结合作用后的平静力量传达给土地。土地接受到信息能量,便会反作用回植物生长,如此循环,生生不息。

3.月亮与黄道十二宫之间的相互作用,都包含巨大的自然能量,可以影响生物。因此,无论新月满月,轨迹如何,一切皆有讲究。

 

除了名庄,更多酒庄也已投身于“生物动力法”

在生物动力法有效实施的酒庄中,葡萄牙的桃金娘酒庄(Quinta da Murta)就是一个醒目的存在。

 

桃金娘庄园占地27公顷,距离葡萄牙首都里斯本25公里,坐落在葡萄牙著名的优质产区Bucelas(布塞拉斯)中心地带的一个优美的山丘之上。庄园本身规模不算宏伟,但胜于精致而自然。桃金娘与周围的纯净野生景观融为一体,并与野生动物相邻为伴,时刻以亲近自然而生机勃勃。因此,与自然和谐共处便是桃金娘庄园经营与酿制葡萄酒的最基本也是最终理念。

 

桃金娘庄园从创立开始就走可持续发展的自然酿制之路,葡萄的管理与种植都与BIODYNAMIC(生物动力法)理念共依共存。以生物动力法的方式酿制葡萄酒是一个环保,纯净但是却造价高,难度高的过程。因为在酿酒过程中,为了保证葡萄的高品质无污染,不得采用任何化学物质进行干预,出产的葡萄健康但却产量极低。然而桃金娘庄园多年来一直保持着生物动力法葡萄酒酿造的坚持,以最纯净无添加的好酒来回馈大自然最美好的奉献。

 

庄园内种满了桃金娘花朵,花语寓意着精神中所释放的自然之力,这与庄园同自然共生的理念不谋而合。园内随处可见的岩石与贝壳,便是因大自然而生的产物,从自然中来,到自然中去,桃金娘庄园带来了最完美的诠释。酒庄中浓郁的自然气息,不仅给酒汁带来了活泼鲜美的动力,更以此激发灵感,酒标也以远古贝壳为主题,突出生物动力法以自然为生的美好愿景。



桃金娘白葡萄酒

 

国家一级酿酒师吴瑕点评:

稻草黄的酒体中散发着青苹果、柠檬的清新香气与咸咸的矿物味,柔美丁香花气息随之绽放。入口酒体活泼干净,像一个青春活泼的少女摇曳着曼妙身姿缓缓走来。

 

葡萄酒随身宝典,随用随查。


关注

 

想要了解更多的葡萄酒资讯,可以添加老蠹助理酒妮微信,为大家解答!